某吱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终于出了!!!
上次挖地挖了一整个活动也没出
这次挖了5天终于出了!
可以咸鱼,啊呸,可以心安了🌸

曾记得当初第一次开数珠丸的战扩时,当时本丸的战力并不高,远程刀装没有几个,连把满级刀都没有,真的是生生的一局一局的怼啊。当时因为不明白远征,所以各种资源也不多,修刀都修到绝望。

当时的心情真是“你是我唯一想要的刀”

后来学人家立flag,捞到数珠丸就给他剃光三千烦恼丝才捞到,连夜P了张秃头的数珠丸还愿,自己开心的不得了。

我也是有珠子的人了。

再后来,限锻,又怀着激动的心情锻出来了珠子,这时候的心情并不是第一次那么兴奋了……

再后来……即使锻出了小乌丸,捞到了sada酱,捞典典也没有当初的那份悸动了……

接着就是这两天在7-4连续捞到3把数珠丸……嘛,还有一把在邮箱里没拿出来,我不禁怀疑我当初的努力与付出的感情,随着时间的推移感觉怎么有点多余?

即使我不那么期待他也是会来,只不过早晚的问题,想到这里,巴主任的限锻也没什么值得疯狂的了,后期花扎点送……

感觉玩的有些疲惫了,当初的那份热情好想快要没有了。

我本人是有点神经质的类型,所以之前那个刀装小游戏对我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,问完那些问题后我自己一阵失望,然后就是失去了对刀男的感情,呼的一下就没有了……

五花的背景也救不回来的那种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太郎太刀伤透了我的心💔

【个人唠唠叨叨的自叙】


终于,到了悲伤的20w了,作为一名慢手的咸鱼婶是个不错的成绩了。

不过为什么是悲伤,因为我还没出典典啊,估计和上次大阪城的博多一样不会出来了。

最近运气实在是不好,整个人也丧丧的,没精打采,暴躁易怒,身体也不好,三次元好不容易有了工作机会也烦闷的不行,普通话考试又完美的错过了报名机会;内心有话却和谁也不能说,因为没人会听,大家都在数落我。

二次元里打了一整个活动的地下城,快结束才出了后藤,然后包丁,信浓。

博多自然是没有出来……

这次也是,立了flag,出大典太就甩肉20斤。

嘛,都减了8斤了,估计小旗子拔了也没什么用。

都是刀装小游戏的锅

昨天群里讨论大狸子的胖次的问题,然后一位婶儿默默的说了句,“不怕婚刀打你们吗……”

我猛然想起了太郎,赶紧去道个歉,突然又想到用搓刀装的方式问问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婶:太郎,今天咱们玩个游戏,我问问题,你用搓出来的刀装颜色来回答,金色是‘是’代表肯定,银色是‘都可以,一般’,绿色是‘不’代表否定。开始啦

婶:太郎,对于我刚才关注了同田贯的胖次你生气了吗?

太郎:银

婶:…………再问一遍,对于我刚才关注同田贯正国的胖次一事你怎么想的?

太郎:绿

婶:嗯,女孩子这样讨论别人的胖次是不对,下次不会了。

婶:(傻乐)再问,你对我是什么感觉?

太郎:金

婶:(小期待)那是尊重吗?

太郎:金

婶:……那是喜欢吗?

太郎:绿

婶:不喜欢我吗?

太郎:银

婶:那是尊重我吗?

太郎:金

………………

婶:我最近有点生病了你可以为我做个祈祷吗?

太郎:金

婶:真的可以?

太郎:金

婶:那谢谢你了。

太郎:银

…………我思考了一下决定放这个刀男自由

婶:太郎,我们分手吧

太郎:银

婶:分开了可以吗

太郎:银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愧是神刀啊,200多天也没能把你拉下凡尘啊,认输认输

以为你也对我是一样的感情,结果全是我的自作多情

直到黑暗来临——暗恋篇(三)+山茶篇(开端)

直到黑暗来临——暗恋篇(三)+山茶篇(开端)

1.私设人类审神者灵力有枯竭,妖精怪类没有种问题。

2.有时脑补过度会有ooc,慎入

3.我很想写黑泥!黑泥!但文笔不佳,见谅吧

4.感情迟钝婶单恋长谷部,后期长谷部x三代审神者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阿叶的脸上,被刺眼的光线叫醒并不是件美好的事情。加上昨夜喝的有点多,有点宿醉的感觉,让阿叶头痛胃痛又有点想吐。



即使这么难受还是得起来,今天还要去办交接手续,还有其他一些卸任的事项。



呜咽着,挣扎着,好不容易爬起来了,扶着墙去洗漱,却腿一软差点跪坐在地,好在一双手及时托住了她。



“主上,既然难受不如多休息一下吧。”



听声音也知道来人是谁。



“不用了,今天事情不少,还是先去政府办手续吧。”



说着阿叶又干呕了几下。



长谷部快速的斟了一杯水,拿着醒酒药,扶着阿叶吃了下去。


【药研的药还是这么难吃。】

吐槽归吐槽,药效还是不错的,至少现在不想吐了,只有头还有点疼。



告知长谷部自己需要换衣服,请他回避后,阿叶便开始收拾自己。



给房间通风,换下充满酒气的衣服,仔细的清洗着自己,确保身上应该没有酒气。



长谷部真是勇敢,宿醉邋遢的自己也能这么温柔相待。



阿叶内心不禁夸赞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收拾好证件及相关文件,阿叶拿着装着这些的包下楼。



因为昨天的宴会,知道能爬起来出阵远征的应该不会有几个,索性昨天就只安排几位照看一下田地和马匹就算了。



今日出门也是回绝了其他眼泪汪汪的小短刀想要陪同的意见,嘱咐他们难得的集体休息,多陪陪自己的亲友,自己很快就会回来的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
清晨宁静的本丸,起的来的也应该是在食堂吃早饭,不会来前院,所以一路上除了阿叶没在碰见别的刀男。



出乎意料,或者是不出意料。



一个身影笔直的站在门口,一身卸掉护甲的出阵服,就像神父装一样,给这个一丝不苟的男人再填了一抹禁欲的气息。



手中握着华美的本体,配合着他的意气风发的微笑,似乎阻挡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他都能为你斩断。



阿叶被这样的长谷部晃了眼,过于美好的画面冲击着她的大脑,让她想说什么都给忘记了。



还好看到自家主上的到来,长谷部先开口,



“主上,您今天身体不适,此番出行,还请允许我进行陪同。”


阿叶很想回绝,毕竟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她还是想一个人出门。



“请不要拒绝我。”



感觉阿叶会拒绝的长谷部,提前发声,自己平日很少会向主上请求,这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和主上单独在一起的机会,他不想错过。



“……那好吧。”



听到这样的回答,长谷部眼睛更亮了,连笑容都扩大了几分,内心更是飘起了樱花。



看着如此容易满足的男人,阿叶无奈的掩唇而笑。



不过,她还是不喜欢和长谷部单独在一起,胸口更痛了怎么办?好像有什么东西用尖锐的爪子,想要撕裂她的胸口跳脱出来。



【药研的药是不是偷工减料了,药效怎么这么快就过去了?】



阿叶觉得是自己宿醉太严重,药效不顶用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路上,长谷部以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,不时的为阿叶诉说着趣事。


到时之政府的时候还好早没什么人,人类审神者卸任比其他种族的要频繁的多。


庞大的时政,光是阿叶所在的区域,每天都有几十号人类要办理卸任。



人类真的太脆弱了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阿叶要办理手续,但那个地方不是付丧神能够进去的,长谷部只能在大厅等候。



即使来的很早,阿叶也兜兜转忙活到中午才办完,原因是一开始说好的继任,突然说不想接手一个“二手”本丸,于是托关系去了其他地区建立了新本丸,现在人家过着美滋滋的小日子,可苦了自己。



没办法,只能从现有的里面重新挑选。



通过匹配,系统锁定了一位少女。



阿叶看着屏幕上面容清纯端庄的少女的资料,其他不谈,她的灵力纯度,饱和度都是S级,因为出身世家她甚至拥有能自己产生磅礴的灵力。



这么优秀的人还有良好的家世,不是应该很早就有自己的本丸了吗?或者在更好的区域有所发展?



阿叶向工作人员提出疑问。


似乎是知道阿叶的疑惑,工作人员望了下四周没人注意这里,八卦的说,



“这就关系到那些世家的秘密,都说家丑不外扬,这位小姐她是外室生的,她父亲对这个外室爱的不行,就把她们母女接回了家。”


“当时在A区闹得沸沸扬扬的,她父亲甚至把家里的秘术都教给她。”


“好巧不巧,她父亲暴毙而亡,母亲也失踪,你想,这位小姐的日子能好过吗?”


“本来按她的资质即使不是世家的,待遇也不差,可是就是沦落到只能做清道夫的程度。”


“好在这几年她表现良好,心性也足够坚韧,政府就给她转正了,虽然不能有机会自己建本丸,但能接手别人的,也算是不错的结果了。”


“你别嫌弃人家啊,人小姑娘我见过,人可好了。”


阿叶哪里敢啊,像这种吃过大苦,跌落至地狱又一步一步自己熬出来,还积极乐观,可比之前那个二世祖要好太多了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长谷部他太好了,我真写不出来。

本来想写阿叶暗搓搓喜欢长谷部的,中途又写脱轨了,哎呀就这样吧,我也管不住我这手了。

直到黑暗来临——暗恋篇(二)

直到黑暗来临——暗恋篇(二)

1.私设人类审神者灵力有枯竭,妖精怪类没有种问题。

2.有时脑补过度会有ooc,慎入

3.我很想写黑泥!黑泥!但文笔不佳,见谅吧

4.感情迟钝婶单恋长谷部,后期长谷部x三代审神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从下楼到大厅,到底有多久,阿叶不知道,平时熟悉的木质地板,现在却好像铺满了倒刺,穿过拖鞋刺进脚掌。


双腿也好像挂上了沉重的附着物,迈不开步子。身体本能的排斥着前进,但现实是阿叶已经走到了大厅门口。



望着里面正襟危坐的付丧神们,连平时那几个淘气包也一脸严肃的端坐着。


阿叶嘴里泛起一丝苦涩。


进门,坐在近侍长谷部早已准备好的软垫上,尽可能忽略长谷部的目光。


阿叶抬头看着面前的付丧神们,他们都穿着出阵服,大概知道今天自己要说些什么了吧。



她挺直身体,用曾经歌仙一直教导的优雅动作向大家微微欠身行礼。



“今日我去时之政府领取指示,由于我的灵力即将枯竭,而且三日后任期将至,不能和大家一同奋战,为了本丸能够正常运转,政府将在七个工作日后派继任者前来本丸,还请大家多多担待。”



“交接事项会由相关人员来处理,所以我将在三日后离开本丸。”

“这些年多谢大家照顾我,真的非常感谢。”

“还请大家像待我一般辅佐继任者,拜托了。”

再次欠身行礼。


阿叶本就不善言辞,能说出的也只能是这般干巴巴的语句。


不善感情外露的她,只能像传达别人的事一样说出这些话。


虽然知道是这么回事,大家还是很难过,像五虎退这样的孩子,能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就很坚强了。


“哈哈,主君请放心,这嘱托未免小看我等。”三日月“慈祥”、美丽的面容,还是那样从容,

“如果是位出色的继任,我等必然会尽心辅佐。”

得到三日月的回答,阿叶放下心来,真怕他们会闹,有了三日月的承诺,大家有情绪也不会对继任怎么样。



“主人还会回来看我们吗?”今剑皱着脸问。


明明之前给大家普及过相关的注意事项,但今剑还是问了。

“……大概……是没有机会的,抱歉……”


见到今剑双手紧抓着衣服一副拼命忍耐的模样,岩融拍着他的脑袋,就和平日一样发出爽朗的笑声,

“哈哈哈哈,今剑,别这样难过,主人这么年轻,卸任后可以做很多她想做的事,可以去像画册上那些美丽的地方游玩,我们应该为她高兴啊!”

又低声对今剑道,“主人的未来能那么精彩,不感到高兴吗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

因为岩融的笑声,大厅内沉闷的气氛得到一丝缓解。


有了岩融开头,平日性格开朗的那几个都商量着怎么给她办送别宴,爱操心的刀剑男士靠过来说着叮嘱的话,爱撒娇的短刀看到气氛活络起来也跑过来围坐在阿叶身旁。


几位老年刃也忍不住多说两句,就像女儿即将远嫁一般。


每个人都在尽力掩饰着自己的悲伤,试图抹去阿叶卸任的事实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,在送别宴上,烛台切发挥了他最好的厨艺,次郎拿出了他珍藏的美酒。


在场的除了短刀还有几位没怎么喝的,其余人都喝的东倒西歪,这也让阿叶看到了平时见不到的付丧神们的另一面。


没想到大俱利喝多了是个话痨,抱着五虎退的小老虎,给他普及养猫知识。


被被裹着歌仙的大花披风,非要和歌仙换,你不换就是看不起我是仿品。


【啊,这么无理取闹的被被还是第一次见到。】阿叶撑着下巴晕乎乎的看着


陆奥守和和泉守餐桌尬舞,堀川给他们摇槌伴奏


鹤丸手上敲的是什么?好像是同贯田的头盔?不对!是二姐的盔甲,他给涂成红色的了!


【啊,等明天二姐会疯的……】


………………


最后闹腾到每个人都精疲力尽,还有力气的,抬着自己的亲友回了部屋,懒得搬的直接也跟着瘫在厅中。


阿叶倚靠在门旁,看着满地的付丧神,边喝着水果酒,边痴痴傻笑。


“主上,夜深了,该去就寝了。”


阿叶抬头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,脸颊有些微红的付丧神。


【最后撒个娇也没什么的吧】她这么想


像小女孩一样,阿叶捏着嗓子学着小萝莉的语调,翘着兰花指,“人家腿软~,要长谷部的亲亲抱抱才能起来~”


长谷部看着自己主上这般无赖的模样,心想酒精果然会改变一个人,平时那个有点腼腆畏缩的主上,也能变的这样无赖。


无奈叹了一口气,“那恕在下失礼了。”


拿走阿叶手上的酒杯,然后将她抱了起来。



阿叶一愣,随即一只手环住长谷部的脖子,手臂触碰到长谷部脖子上的皮肤,靠在他身上感受到他的体温和气息,阿叶内心更加愉悦起来。嘴边溢出阵阵笑声。



想多感受一会儿他的温度。



趁着自己醉着酒,指挥着长谷部抱着自己又逛了一遍本丸。最后抵不过醉意和困意在他怀里睡着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甜吗,感觉一般般,写的不是那么悸动。可能是我自己用的是粉色樱花信纸背景写的,乐乎上是黑白底,一瞬间我的少女心就破碎了……

我明明是想写黑泥的,我怎么管不住我这手。

直到黑暗来临——暗恋篇

直到黑暗来临——暗恋篇

1.私设人类审神者灵力有枯竭,妖精怪类没有种问题。

2.有时脑补过度会有ooc,慎入

3.我很想写黑泥!黑泥!但文笔不佳,见谅吧

4.感情迟钝婶单恋长谷部,后期长谷部x三代审神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阿叶走出时政的大门,双手揣着袖子,胳膊内侧夹着刚拿到的灵力检测报告。


虽然时之政府有些地方不太靠谱,但在灵力检测方面可是关系着一座本丸的运转,是绝对不会出错的。


尤其是像她这种人类审神者,灵力不像妖精怪类能通过吸收天地的能量进行转化。


人类在这方面除了世家大族,普通人很难做到一直维持大量付丧神显形这种程度。


多年存储的灵力终归会有用完的那一天,而自己也没有能力产生那么大的灵力。


阿叶是第三期就任的审神者,这是她就任的第十年,相比前几期的前辈,她没有强大的武力值,相比后几期的新人,她没有充足的灵力。



但她也比同期就任的时间长很多,即使时间长很多可是她还是面临即将卸任的情况,原因无外乎就是灵力不够了。


早在几年前,阿叶就已经和本丸的付丧神们说明过这种情况,经过这么多年的调解准备,想必大家不会接受不了这种事情。


而且自己本不出彩,优秀出色的后辈会比自己更有大将之风。这对付丧神来说也好。


即使这样,做了那么多心理准备,说服自己,说服付丧神,大家都接受了,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难过。这种闷闷的感觉,不好受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回到自家本丸,自己这次出门并没有带任何刀剑男士出门,不放心的长谷部一直守候在门口。

看到阿叶回来,长谷部总是挂着得体微笑的脸上漏出些微担心的情绪,似乎是对她自己出门不满。


“主上,您回来了。”长谷部侧过身为阿叶拉开拉门。阿叶走进玄关换上拖鞋,低头假装整理有点乱的衣角,对跟在身后的长谷部说

“等出阵队和远征队回来,就把大家都叫到大厅,我有事要说。”

“是,谨遵主命。”长谷部皱了下眉头,紧接着又道,似是有些期待,“您还有其他吩咐吗?”

“……暂时没有了。我有点累了,没事先不要打扰我。”
“是,主上。”

阿叶再没看长谷部,不知从何时起看着长谷部自己胸口就会微疼,看着他的眼睛,自己脑子有时就会不清醒。
这样不好,本来就毛毛躁躁笨手笨脚,这样下去不好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回到二楼寝室,阿叶稍稍洗去风尘,躺在没有几件物品的房间里,闭上眼睛,脑子里闪过刚才看到的长谷部的场景。


他挺立着笔直的腰板,身着整洁的内番服,看到自己回来,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微笑,走近他,明明他身上和大家是一样的香味,为什么他的就更好闻一点呢,想到这里,阿叶的脸上不自觉的笑了起来,连她自己都没发现。


胡思乱想着,阿叶睡着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次醒来,是长谷部敲门通知她出阵队和远征队回来了。


阿叶揉了揉惺忪的眼角,听着长谷部的声音,心里一滞,很快她就恢复过来,对门口的长谷部说,“叫他们先不用来汇报了,先去大厅开会,我梳洗一下就下去。”

“是,主上。”

长谷部轻微的脚步声渐远。


阿叶梳洗后清醒了一些,拿出自己上任时穿的红白巫女服,上面还绣着浅金色的繁复花纹,衣服因为得到很好的保养还和当初一样,看着穿着巫女服的自己,衣还如新,人却不如故了。


十年,自己将最美好的年华投入在了这里,看着镜中那个普通的女青年,阿叶一阵恍惚

【这是我吗?原来我变成这样了吗?】

【好普通啊……】
不再看镜中的自己,转身下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唉,怎么写不出那种虐心虐肺的感觉呢?唉:-(……



大概是位被刀男厌弃了的婶吧 (上)

对于脆弱的人,将秘密掩埋于心,不停的被愧疚和负罪感折磨,比直接处刑更加令人难过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丸锻刀炉只有130的秘密

不加御札就搓不出金球球究竟为何

打刀胁差掉落为何堪比四花

曾经的咸鱼婶婶为何遭到刀男集体厌恶

【下面让我们将收听一位遭到刀男厌弃的婶婶的自白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说

石切丸,对不起

我没有碎刀,但这件事应该和碎刀无异吧

因为,我还是亲手“杀”了他

——少——女——自——白——中——i——n——g——

在本丸来了第二把石切的时候,为了平均本丸的级别可以在4图练级,我练起了第二把石切丸

但其他的刀级别都比他要高,我只能把他放在队长,不过即使是有打刀胁差加远程其他大太在场,只要他上场一定会重伤,反复几次只能将他放置

在经历了无数限锻后本丸资源一直上不去,于是我又到4-3捡垃圾

这时第二把石切已经12级,平时的刀男在12级放队长都能撑下去,平安成长,只有这把石切像是加了嘲讽一样,进图就重伤

于是我终于忍不了了

为什么别的刀都能挺过来,而你碎了这么多金轻骑,重骑,还不行!有那么多远程辅助怎么还能专打你!我不想再给其他刀男刷花了!

你,去成为另一个石切的“养料”吧

我厌倦你了

我将再次重伤的石切合成给了第一把,合成的时候第一把石切没说什么,我以为是他忘记说了

后来某次和其他婶婶交流,有位婶婶说,有了等级的刀男相当于出生入死的同伴,这时再“毁掉”他,无异于杀了他。

我!杀了石切丸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请您控制一下情绪,喝口水镇静一下】

咕咚,咕咚……这位婶婶喝下了放在她面前的那杯水,沉默片刻继续说到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所以到现在我攒30多万的资源,近600张加速,每次他们上战场我还是不能心安

不停的远征,攒资源,怕有刀受伤没资源手入

如果当时我的资源很多很多很多,我是不是就不会再将他合成了呢?他是不是就和其他刀男一样也是无所畏惧的在地图,合战场战斗了呢?

太郎,次郎,萤丸,我都练到第三把了,却始终没有再练过第三把石切丸。

也没有再将石切丸设置做近侍

因为我愧疚

尤其是看到碎刀的婶,一边哭诉自己不小心碎了哪位刀男时,更难过,“啊,我其实和她们一样,又有什么资格谴责她们”

自认为对本丸的刀都很好,可我还是做过这样的事

自从合成了他,我的锻刀炉里只有130,搓刀装不加御札基本不会出金。地图里打刀胁差都懒的来了,掉落基本不是咔咔咔同田贯兼桑小狮子就是小短刀,连长谷部都愈发的讨厌我了,掉落率和四花一样。

我有多久没见到长谷部的脸了,我也不知道了

还有石切丸,我好像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掉落过他了吧

我还是被他们讨厌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就是我自己,有人会说这只是个游戏,你说的没错。

即使我知道他们只是数据,只是虚拟的,不存在的,但还是愧疚

所以我想写下来,将这微不足道的事情写下来摊开给大家看,让我的内心不在因为这点事胡思乱想。

每次打开游戏都会想起来,每次看到关于石切丸的文字图画就会想起来。

因为我很讨厌碎刀,但自己又偏偏做了类似的事情。

大概就是自己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类人,自我厌弃,却又想得到点救赎,大概是这样吧。

在这个漫天都是不动,明石,物吉,sada,三明,小狐,鹤丸,17,大典太的世界里,只有晒号叔的清流能激起我内心的一点涟漪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发tag就是感慨大家的出货,不用来特意评论告诉我你出了多少把号叔,把那么多号叔都练到99再说,那样才叫人心服口服。

毕业刀再次陷入被搁置的待遇?不存在哒。

作为我的刀,太可怜了。

毕业了也不能去养老。

三日月也不能幸免,就算你不种地,我还能让你去喂马或是指教孙子们(´°ᗜ°)ハハッ..。

虽然不加属性,但我就喜欢看你干活的样子。゚+.ღ(ゝ◡ ⚈᷀᷁ღ),每天的MAX看的我感觉非常棒。

让我看看谁还没事做,去远征吧,回来去刷花,换下一个继续远征,争取每刃都在3天内有活做。

嗯,最近新来的傻儿子大包平和大典太还没有满,极短爸爸们带着他俩去厚㭴山玩会儿去。

可爱的乱酱一点也不想去修行,狠心的婶婶收拾好包裹就把他推了出去,好生劝慰,“就这一套道具了,专门给你留的,平野爱染厚都没有,还不好生收着。”

粟田口一家表示抗议每天都在上演战场闪退,花式碎金蛋,内番加侦查。

待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明天乱酱就回来了,要好好哄哄他了(•́ω•̀ 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