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吱

大概是位被刀男厌弃了的婶吧 (上)

对于脆弱的人,将秘密掩埋于心,不停的被愧疚和负罪感折磨,比直接处刑更加令人难过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丸锻刀炉只有130的秘密

不加御札就搓不出金球球究竟为何

打刀胁差掉落为何堪比四花

曾经的咸鱼婶婶为何遭到刀男集体厌恶

【下面让我们将收听一位遭到刀男厌弃的婶婶的自白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说

石切丸,对不起

我没有碎刀,但这件事应该和碎刀无异吧

因为,我还是亲手“杀”了他

——少——女——自——白——中——i——n——g——

在本丸来了第二把石切的时候,为了平均本丸的级别可以在4图练级,我练起了第二把石切丸

但其他的刀级别都比他要高,我只能把他放在队长,不过即使是有打刀胁差加远程其他大太在场,只要他上场一定会重伤,反复几次只能将他放置

在经历了无数限锻后本丸资源一直上不去,于是我又到4-3捡垃圾

这时第二把石切已经12级,平时的刀男在12级放队长都能撑下去,平安成长,只有这把石切像是加了嘲讽一样,进图就重伤

于是我终于忍不了了

为什么别的刀都能挺过来,而你碎了这么多金轻骑,重骑,还不行!有那么多远程辅助怎么还能专打你!我不想再给其他刀男刷花了!

你,去成为另一个石切的“养料”吧

我厌倦你了

我将再次重伤的石切合成给了第一把,合成的时候第一把石切没说什么,我以为是他忘记说了

后来某次和其他婶婶交流,有位婶婶说,有了等级的刀男相当于出生入死的同伴,这时再“毁掉”他,无异于杀了他。

我!杀了石切丸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请您控制一下情绪,喝口水镇静一下】

咕咚,咕咚……这位婶婶喝下了放在她面前的那杯水,沉默片刻继续说到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所以到现在我攒30多万的资源,近600张加速,每次他们上战场我还是不能心安

不停的远征,攒资源,怕有刀受伤没资源手入

如果当时我的资源很多很多很多,我是不是就不会再将他合成了呢?他是不是就和其他刀男一样也是无所畏惧的在地图,合战场战斗了呢?

太郎,次郎,萤丸,我都练到第三把了,却始终没有再练过第三把石切丸。

也没有再将石切丸设置做近侍

因为我愧疚

尤其是看到碎刀的婶,一边哭诉自己不小心碎了哪位刀男时,更难过,“啊,我其实和她们一样,又有什么资格谴责她们”

自认为对本丸的刀都很好,可我还是做过这样的事

自从合成了他,我的锻刀炉里只有130,搓刀装不加御札基本不会出金。地图里打刀胁差都懒的来了,掉落基本不是咔咔咔同田贯兼桑小狮子就是小短刀,连长谷部都愈发的讨厌我了,掉落率和四花一样。

我有多久没见到长谷部的脸了,我也不知道了

还有石切丸,我好像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掉落过他了吧

我还是被他们讨厌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就是我自己,有人会说这只是个游戏,你说的没错。

即使我知道他们只是数据,只是虚拟的,不存在的,但还是愧疚

所以我想写下来,将这微不足道的事情写下来摊开给大家看,让我的内心不在因为这点事胡思乱想。

每次打开游戏都会想起来,每次看到关于石切丸的文字图画就会想起来。

因为我很讨厌碎刀,但自己又偏偏做了类似的事情。

大概就是自己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类人,自我厌弃,却又想得到点救赎,大概是这样吧。

评论(3)

热度(4)